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生本教育 » 教学评价 » 正文

点燃孩子心灵的灯

发布时间: 2011-12-26 16:07:53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点燃孩子心灵的灯
天河区天河区骏景小学    曹小君


      虽然有时也会尝到教育成功的喜悦,但如果要我把它作为经典个案来赏析的话,我会觉得有点心虚。因为要考虑到正面效应,所以难免会自圆其说,所述绝非真实、全面。下面我要陈述的这件事虽说是结局圆满,可从中却暴露了我许多不足之处,让大家来评说吧。
      每个班一定会有一两个懒学生,特别不爱做作业。面对他们,相信很多老师会和我感同身受——无计可施。我们班的朱敏聪就是这么一个“典型”。
      这孩子给人第一印象就是机灵,但他就是不爱学习,我常叹息:这么聪明的孩子如能把精力放在学习上,该有多么大的潜力啊。事实不然,他就是对我的殷切期望置若罔闻。上学期下半学期,他的学习状态非常糟糕:课堂上,他常常就像一个局外人似的呆坐着,心似乎要飞到窗外遥远的地方,总是张着嘴巴,好像在琢磨着久远的心事,全班整齐响亮的朗读都接近尾声了,他仍然按兵不动,书还安然合着。有时候等你轻轻走过去提醒时,他才猛然回过神来,一转身,就开始神游了,小组交流时也是一脸茫然,只听不说(有时候未必是在听)。他的课堂几乎都是处于游移、休眠状态,懒得听讲、思考,人基本上是坐在教室里旷课。对待作业更是“习惯性懒惰”, 家庭作业经常是不做的。家长老师每检查一次他的作业,他就会有不同的理由糊弄我们(在家说没布置,在校说没带),在他看来,似乎说谎比写作业省力,有成就感(我有本领让你们都生气,围着我转)。
      我们三课老师在不到一个月就集体出动,家访了两次,电访三天两头一通,真是不厌其烦、穷追不舍,批评说服、谈心鼓励、派人监督、帮教,真是什么办法都试过了,黔驴技穷之下还是天天盯着,要帐似的催他交作业,就是交不齐全。那段时间,每天把他拉到跟前败坏情绪,把自己弄得身心俱疲,真的动了就此放弃他的念头,却又想着时时得面对良知的敲打而于心不忍;况且放弃一个,说不定就有几个紧跟着也撂笔的了,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所以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来。
      看来,这孩子对他硬攻、蛮干是行不通的,倒不如暂时对他“撤出战斗”,兴许会有转机呢!于是我们几科老师串联好,决定不再和他较劲,先“晾”他一下,从此不再追查他的作业。只要他做了,交来,就认真批;他若没交,也不追问。但作为班主任,我又怕这样放任自流太冒险了,于是我又单独找到他,对他说:“这样吧,老师给你一个星期自由,可以不做任何作业,对家长的解释权在我。”显然,对于这个“赦免”他感到意外,显得很紧张和着急,他这表情也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三天过去了,我真的不去理睬他,打算静观其变。第四天早上,他找到我,“老师,我错了,原来不写作业是很孤独的,每次我找同学玩,他们都说没空,要做作业,我突然觉得脸红。回想一下我以前不写作业光顾着玩,感到并不快乐。而有时候当我早早地把作业写完了,就觉得很开心。现在,我终于懂得了作业才是我真正的朋友,做完作业,我才能痛快地玩个够。老师,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会改正的。”这孩子能这样真诚地向我表白自己的心声,坦诚自己的过错,着着实实让我感动。“好啊,学习永远不会觉得晚,我们一直都在等着你啊!”
      后来我又是如何加强与他的家长沟通啊,又怎样好言相要他的作业啊,有了双方的耐心等待,慢慢地他有点进步,简单作业基本能完成,费脑筋的如作文、数学小报告等就马虎一点也没关系,至少会去做了。这样的状态维持了一个来星期,我们都在暗暗地为他鼓劲。
      重拾耐心,在关爱的阳光中,孩子的心灯被我点燃,我在假装平静中给他创造缓冲的空间……
      说实在的,朱敏聪这个孩子还不失为一个灵动可爱的阳光男孩,只是学习懒散给他重重地涂上了灰暗的色彩,让人很难感受到他的光芒。“教育的本质就是让孩子的心灵看到生命的光明,为孩子建立一个心灵的家园,然后再为孩子点一盏心灵的灯。”看到他有了好转,我意识到,只有趁热打铁,才是最好的教育契机。于是我决定把他作为班里重点宣传的对象,把他的优点放大,特别是作业方面的进步。他上交的各科作业我都先过目一下,书写有进步加分,质量有提高加分,三科都有交加分,反正是他的加分标准比其他同学都低,而且我是寻找各种理由为他加分,小组合作加分制度在他身上真是发挥得酣畅淋漓。后来班里有几个比较机灵的孩子调侃道:“怎么觉得这个小组加分制度就是为朱敏聪一个人服务啊!”可想而知,我对他真是恩宠有加呀!还好,曾经那么大伤人脑筋的孩子在同学们这样宽容下居然在慢慢地转性,作业做得一天比一天有进步,也许他可能是不好意思糟蹋了同学们友善的帮助。
      事态发展的趋势是良好的,我希望他一直坚持下去,但同时我也在担心,后面的难关他能挺过吗?我必须得给他一针强心剂,于是我就找他谈心,跟他讲“老师一直很关注你的进步,看到这些天你的进步,真为你高兴!你已经成功地度过了克制自己的最难熬的时期,之后,正反力量的对比会发生逆转,艰难的克制就会变成自然的行动,而在你身上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坚持挺过去,你就会是全新的自我!”——老生常谈的一种方式,听了我和风细雨的话语,他没有言语,只是低着头,像是在回味着我的话,我相信冷静的沉默远比信誓旦旦的保证更有价值。我想我的话对他是起了作用了,我看到他一上午的课间时间都独自静坐着,好像在思索着什么,我深受鼓舞,我相信这孩子一定会改正的,后来证实了他真的不负我所望。
      想想以前我找他谈话总是责问,总觉得“君子不重则不威”,只有不苟言笑,音容冷峻,才能让学生威慑于老师。现在看来,这个孩子以前那种懒散的学习行为,很大成份,是我在扮演推波助澜的角色,我的焦急、责问、无奈;急躁、急功近利,使他更感觉到作业的可恶——“都是作业惹的祸!”,厌恶之下焉能认真对待?老师大发雷霆的样子、歇斯底里的丑态何曾不是沉重的负担,致使孩子身心受挫,“没有什么比意识到无前途,自己啥也不行更使儿童受到压抑的了。”恶性循环哟!想到这里,我平时积郁的怒气、怨气顿时一扫而光,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歉意和深深的自责。是我没有给孩子慢慢进步的时间与空间,因而也疏远了我与孩子的距离。心平气和低下头来,学生的心竟然和我们老师贴得这么近。“不是槌的敲打,乃是水的载歌载舞,才使鹅卵石臻于完美。”泰戈尔的这句话我是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得这么深刻。
其实真正让这个孩子彻底转变的是一件说来悲痛的事。上次谈话没过几天,也就是在本学期开学不久,是在星期一,他的爸爸来向我给他请一个星期的假,因为他的爷爷去世了,要回老家办理丧事。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糟了,这么长时间,他的学习可怎么办啦,好不容易建立的成效会不会因缺课前功尽弃呢?”真怕他又回到原来样子。但后来发生的事大大出乎我的猜测。
      一个星期以后,他从老家回来了,我感觉他明显沉默了许多,似乎还沉浸在伤感之中。“你的心情,我愿意听。”记得我是这样开头的。我认真听他说他这个星期以来在老家的一些生活情形,自然还说到了他的爷爷。我注意到他的眼眶微红,但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平伏他的心情,只是摸了摸他的头,轻声地说:“没事的!”,随即用轻松的语言错开了话题。有时候我们开导学生并不一定要动人心魄的语言,真心的靠拢才能“随风潜入夜”,潜入学生的心。                                           
后来几天,我竟惊奇地发现,他每天能把作业一丝不苟地完成好,虽然有些会做错,但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他能这么自觉,我真的很欣慰。一直到现在,他和上个学期简直是判若两人:朗读他的声音是最响亮的,写作业的速度他是最快的,响应老师的指令他是最迅速的,配合得也是最默契的,干班务活他是最积极的,排队他是最整齐的,最难能可贵的是,现在他是那么在乎老师与同学对他的评价,什么都想尽力做好,总是努力地维护自己在大家心中良好的形象,其他科任老师对他也是刮目看。他在学校的表现,令我感到相当满意,因此我常常会把平等的机会偏爱地给他,我很满足于我们之间和谐的关系。
      他的爸爸也曾几次打电话来向我报喜、致谢,说孩子转变这么快真是让他难以置信。我也没想到他会转变得这么彻底,但是我坚信这就是真情的力量。那一次我在他悲伤的时候,曾经给他纯真的心灵以真心的抚慰,他想不到老师是那么在意他,哪怕是微妙的情感裂变也愿意去倾听他,就此让他铭刻于心。小心翼翼地爱护学生幼小的心灵,这应当是我们老师的使命。教师之光,应使孩子的心都披上绚丽,真情才能创造教育奇迹。
      回顾教育这孩子的点点滴滴,我感触颇深:教育需要理智作支撑,更需要用真心、耐心来催生学生的成熟。有时候,教育者的责任心加上明察秋毫的教育敏感会使教育最佳时机不期而至,我很庆幸自己尝到了这意外的惊喜,也相信这孩子暗淡的日子从此被点亮,怠惰的双脚从此有了快乐前行的缘由。

 

关于我们 管理员登录 版权所有:广州市天河区骏景小学 粤ICP备15034326号-1